构建新型智慧城市 “中国标准”更明晰

2017年10月31日     来源:智慧城市智库

[导读]根据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我国100%的副省级以上城市、87%的地级以上城市提出智慧城市计划,前三批智慧城市试点共签约311个城市,重点项目签约总量超过4000个。在未来,智慧城市的业务发展将更为广阔,需要各种核心的竞争能力,核心能力可能是设计咨询集成能力、也可能是核心技术和产品、运营服务商业模式都可能成为智慧城市的核心业务能力。

  根据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我国100%的副省级以上城市、87%的地级以上城市提出智慧城市计划,前三批智慧城市试点共签约311个城市,重点项目签约总量超过4000个。在未来,智慧城市的业务发展将更为广阔,需要各种核心的竞争能力,核心能力可能是设计咨询集成能力、也可能是核心技术和产品、运营服务商业模式都可能成为智慧城市的核心业务能力。

  智慧城市产业从2010年预热开始,在弹指一挥之间,于2017年迎来全新发展阶段。与此同时,随着国家新型城镇化部署、两化融合、一带一路以及推进城镇化的总体布局的深化,智慧城市群建设在自身的演进中彰显出符合时代需求的“新形象”,它即是被业界所关注的“新型智慧城市”。

  新型智慧城市在成长中孕育标准

  事实上,党中央在相关城市发展报告中不止一次的强调,“新型智慧城市”是以为民服务全程全时、城市治理高效有序、数据开放共融共享、经济发展绿色开源、网络空间安全清朗为主要目标,通过体系规划、信息主导、改革创新,推进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城市现代化深度融合、实现国家与城市的协调发展。

  也正是基于这样明确的发展基调,“新型智慧城市”建设无疑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国外如新加坡智慧国计划,韩国U-City计划等;2012年到2015年我国先后公布了三批国家智慧城市试点名单;而十三五期间,我国还将陆续推出100个新型“智慧城市”试点。

  在这一重大的历史机遇面前,新型智慧城市建设的先行者们已然胸有成竹,就在9月举办的第四届中国智慧城市(国际)创新大会期间,“新型智慧城市标准化大会”也随之同步成功召开,并正式发布了总体组研究成果《新型智慧城市评价指标应用实施报告》。

  由此,一套清晰可见的新型智慧城市发展参考标准、应用实践体系以及实施内容应运生。“创新、统筹、示范、对接……”,作为新型智慧城市标准化大会的主办方--国家智慧城市标准化总体组不断在这一庞大而精细的系统化城市建设体系中,努力协调着各个领域、各个环节的工作,力图运用标准的力量促进新型智慧城市建设和可持续发展。

  事实上,自2014年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宣布成立国家智慧城市标准化协调推进组、总体组和专家咨询组以来,以上工作小组的收获有目共睹,成绩斐然。

  而最令业界关注的依然是新型智慧城市的标准如何定义以及如何借机发挥出它应用的价值。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计算机学院院长吕卫锋教授,同时身兼国家智慧城市标准化总体组(以下简称总体组)组长一职。在他的眼中,从最初的智慧城市1.0到新型智慧城市,两个阶段都在顺应时代的发展,不断根据城市的成长法则快速进化,而目前城市的“智慧化”健康发展阶段令城市管理者以及民众深感欣喜。

  据悉,国内在建设智慧城市过程中,有些城市围绕创新推进智慧城市建设,提出像“智慧南京”、“智慧佛山”等具有鲜明城市标签的示范;而更多的城市则是围绕各自城市发展的战略需要,选择相应的突破重点,提出了“数字南昌”、“健康重庆”、“生态沈阳”等目标,从而愈发体现出新型智慧城市对于民生幸福感的核心发展目标。

  既然有发展,就必须有标准的参照,这种必要性以及标准的存在价值就显得尤为重要,因为新型智慧城市的“度量尺”即在于此,发挥于此。

  吕卫锋对于新型智慧城市的发展及标准有着一套“组长”式的见解,他的观点有依据,且论调显权威。首先,在他看来,智慧城市发展到今天,其“智慧”并非靠建设,而是从发展、运营、服务演进而来。

  “如果聚焦城市‘长’智慧的过程,技术与机制创新在其中发挥的作用最为关键”。吕卫锋补充,“加上与城市自身特点适配的发展方向,三者有机的融合在一起才会体现出健康的发展态势。”

  回顾过去,我国智慧城市建设即经历了萌芽期、推进期之后,进而迈入当前的健康发展期。我国智慧城市建设的重要节点始于2010年,在此之前智慧城市建设处于萌芽阶段。继2010年宁波市在政府的全面推动下实施智慧城市建设以来,其他城市纷纷效仿,智慧城市在我国的建设风生水起,不少城市提出了具体的建设目标和行动方案。

  而到了“十三五”阶段,甚至有些地区把智慧城市建设升级到了城市战略顶级规划中,如北京、上海、广州、天津、深圳、武汉、株洲、佛山等。截止2016年初,全国已经有597个相关试点智慧城市在结合自身的发展特点探索和进步。

  那么,如何将吕卫锋所提及的创新技术、创新机制以及与城市适配的发展方向科学的串联起来?且为不同类型城市起到引导借鉴作用?显然,智慧城市的标准化以及评价指标研制及实施则成为了重中之重。

  吕卫锋总结,智慧城市的标准化推进有着三个重要价值:一是统一业界对智慧城市发展的认识,这其中需要国家牵头,企业参与,共同制定标准的模型和手段,各方的真知灼见与实践经验将发挥出其应用的参考价值;二是让智慧城市的‘神经’网络实现统一、协作,即通过联接与交互将不同的应用、设备在智慧城市的大脑与肢体之间形成高度响应的机体;三是能够通过标准的力量,吸引到一大批创新企业实现智慧城市合作生态的繁荣,参与到先进的理念打造中,从而为业界提供更为价值的实践思路。

  在智慧城市标准化推进工作中,目前吕卫锋所在的标准化协调推进组正紧紧围绕智慧城市顶层设计路径、评价指标体系以及数据融合建设三大重点工作,加速推进着智慧城市标准化进程的前进。

  其中,智慧城市的数据融合标准将重点与前文所提到的联接神经,即网络管道相互绑定,真正实现城市信息化的数据“血液”在网络神经管道中感知外部世界的应用需求,让城市智慧发散到更为深层的领域中。

  汲取城市生态力量,倾听生态声音

  “在智慧城市标准化推进中,以华为、中国电科、神州数码为代表的领军企业积极投入进来,为标准化及评价工作提供了大量的资源与助力。”吕卫锋强调,特别是处在新型智慧城市的发展阶段,更离不开全行业合作伙伴的参与,因为大量的基础建设工作、顶层规划工作以及评价工作都来源于企业伙伴的经验。

  例如,全联接能力是智慧城市数字经济基础,同时也是华为致力打造的智慧城市建设方案。智慧城市离不开联接,特别是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之间的连接,利用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技术使其成为一个生态链,通过“一云,二网,三平台”实现智慧城市的建设实施。并从各种智慧应用的运营中心、指挥中心、决策中心,上传到城市运营管理平台,通过平台再传递给城市通信网、物联网。

  未来三年,华为将斥巨资建设OpenLab,实现“平台+生态”战略的各区域落地。目前在新加坡、慕尼黑、苏州等地纷纷落地。OPenLab的建立可快速实现智慧城市平台与生态的对接,加速信息相互传递。

  落地上,从华为在深圳龙岗的实践为例:华为从政务,警务,消防,教育,交通,医疗等方面着手,使资源协调效率提高60%;“一窗一号一网”的实现,将等候时间缩短50%,即办率提高29%。以在敦煌开展智慧旅游为例:旺季提高服务质量,淡季提高客流量,服务人员力节省20%,客户满意度却上升了60%。所有这些落地实践都为新型智慧城市的标准化推进提供了鲜活的参考。

  那么,新型智慧城市评价标准的参照还哪些重要方面呢?

  "十三五"期间,提出要建设新型智慧城市,推进整个社会的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基于这个核心要点,新型智慧城市的信息化建设的投入和规模的终极目标不是规模,而是效果。

  “所以,我们重点关注也是以人为中心,以人民为中心的服务到底效果怎么样,一个城市的政务服务、交通服务,各种惠民服务到底怎么样?以及环境问题、公共安全问题,该如何进行治理,效果怎么样?这些都是我们评价的核心内容”。

  而在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信息技术研究中心主任,国家智慧城市标准化总体组副组长代红看来,新型智慧城市的标准化,还需要通过完成对“三融五跨”的理解与深度发展,这不仅对于城市自身,更是从城市与城市之间去定义新型智慧城市所要参考的依据。

  代红介绍,所谓“三融五跨”,首先是技术融合、业务融合、数据融合;其次则是跨层级,跨地域,跨系统,跨部门,跨业务。这样才能更好的实现新型智慧城市群的融合,让信息化服务、数字化服务能够在一个联接顺畅,可见可感的生态体系中不断释放价值。

  实际上,对于智慧城市标准化总体组而言,还有另外一项工作极为重要,即是对不同城市进行分级分类的标准制定推进。

  “作为智慧城市标准制定及评价组织,我们主要聚焦于把城市划分成不同的类别,并形成科学有序的层级,相互对应,从国家的城市组织结构上,一层一层的去推动智慧城市的评价工作,并同时优化城市标准化的递进”。代红如是说。

  值得一提的是,在“三融五跨”以及“城市细分层级”的标准化及评价推进过程中,我国新型智慧城市标准化领域下一步的重点工作逐步显现出来,即是主要涉及评价指标的动态改进与完善、继续加强标准化顶层布局、加强标准宣贯与应用实施、跟踪参与国际标准化等方面的工作。代红强调,希望各方共同努力,运用标准的力量促进新型智慧城市建设和可持续发展。基于此,新型智慧城市的美好未来值得我们去期待!

关注千家智慧城市微信订阅号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千家智慧城市微信公众号(QJsmartcity )

与你分享更多行业资讯!

千家智慧城市

编辑:邱婷丽
100/100字符

全部评论(0)

智客行
工程信息